歡迎訪問廈門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官方網站

厦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吴乔: 为解一个谜 “科研玫瑰”奋斗半辈子

發布時間:2020-01-15來源:生命科學學院點擊數:10


1月15日,厦门网以《厦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吴乔: 为解一个谜 “科研玫瑰”奋斗半辈子》为题发表通讯,报道我院吴乔教授事迹,以下为转载自厦门网的报道原文:


吳喬(中)二十多年專注研究一個謎之受體。圖爲她和她的學生在實驗室工作。(廈大生命科學學院供圖)


厦门网讯 (厦门日报记者 佘峥) 厦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吴乔最近当选2019年福建省最美科技工作者。

吳喬跟很多人想象的女科學家不太一樣,60歲的她仍然腰杆筆直,有一頭俏皮短發,出衆的五官,一雙顧盼神飛的大眼睛最爲奪目。

不過,如果只是看到吳喬外表的美,而忘記了她的科研,那是對她的不公平。過去的二十多年,這位女生命科學學家都在研究一個謎一樣的孤獨受體——Nur77,它其實是一個蛋白,研究的意義在于Nur77在多種疾病的發生發展過程中扮演著衛士與殺手的雙重角色,弄清了“Nur77”的機制,就可以找到破解致命疾病例如黑色素瘤、乳腺癌等的“死穴”。

用一台破冰箱開啓科研人生

吳喬的父母是廈大老師,小學讀演武,中學讀華僑中學,畢業于廈大。

她在廈大生物系讀碩士研究生時,師從廈大前校長、著名生物學家汪德耀,碩士研究生畢業後,她向老師請假:我能不能去生孩子?

她被批准了,生完孩子後,她開始了博士求學的道路,其間,作爲聯合培養博士生,吳喬被選送到美國。

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,無論是科研條件還是生活條件,中美的差距不小。赴美後的吳喬在一年之內很快就發表兩篇很棒的論文,可以確保她申請留在美國工作,她的導師也希望她留下來。

不過,吳喬說:“我從未想到要留在美國。”她一心只想趕緊做完課題就回國。她認爲,科學家只有回到自己國家,才有當家做主的感受。

爲了早一天回國,吳喬過著苦行僧般的生活:每天工作到淩晨兩三點,早上八點多起床後再趕回實驗室繼續工作,日複一日。

在完成既定任務後,吳喬回到廈大,啓程回國那天,距離她赴美,正好一周年。

不過,1996年的廈大科研條件無法和現在同日而語,迎接吳喬的只有實驗室一台斷了腳的冰箱,但是,這朵科研“玫瑰”用這台破冰箱開始了科學人生。

20多年研究找到治療腫瘤的“新武器”

吳喬一輩子都在研究一個叫“Nur77”的核受體,它是體內的一種蛋白,充滿謎團。

理論上,體內的核受體,都會有一個配體,例如人體中的激素。受體要與配體結合才能激活其生物學功能,吳喬說,就像一把鑰匙開一把鎖,一旦找到開鎖的鑰匙(配體),就找到治療疾病的關鍵。

不過,“Nur77”是個孤獨的受體,至今人類仍然無法找到它的體內配體,學術界的權威已經撰文斷定它沒有配體。

吳喬說,有兩種可能,一種是配體不存在,另一種是體內開這把鎖的“鑰匙”量太少了,憑借現在技術無法找到。

但吳喬沒有抛棄對“Nur77”的探究。她說,英國電影《化身博士》的男主角具有雙重人格,白日行善,夜間作惡。

在她看來,謎一樣的“Nur77”核受體在人體多種生理功能調控的過程中,也扮演著“善惡”交疊的角色。這在腫瘤細胞生長和自噬過程中表現得最爲明顯:“Nur77”也恰似一位“化身博士”,在癌細胞衛士與殺手之間自如轉換。而且,“Nur77”遊走于細胞核與胞漿甚至細胞器之間,廣泛表達于肌肉、腺體、內髒,換句話說,它太有價值了。

吳喬表示,她進行的是基礎研究的積累,也有可能一輩子都沒能找到配體,但她所做的工作,能爲下一代篩選到配體提供幫助。

經過20多年研究,吳喬和她的團隊最終篩選出了孤獨受體“Nur77”第一個體外配體,並證實了該配體可以抑制腫瘤生長和調控血糖。

这一发现在国内外引起了较大反响,国际权威杂志《Nature Chemical Biology》配发的编辑部评论指出这是个“令人惊讶”的发现。

把實驗室化合物朝臨床藥物轉化推進

所謂的“Nur77”體外配體,其實就是吳喬團隊找到的能夠結合“Nur77”的小分子化合物,它能啓動“Nur77”的癌症細胞殺手的功能,治療疾病。

在抑制黑色素瘤中,吳喬團隊已經在小鼠上獲得成功。通過每隔一天對小鼠塗藥,三個月後發現,小鼠的黑色素瘤明顯被遏制。

目前,吳喬團隊還找到降低血糖、治療敗血症、抑制肝癌和乳腺癌等的小分子化合物。

黑色素瘤有“癌症之王”之稱,在吳喬團隊的科研成果發表後,曾有10多位素不相識的癌症患者打電話給吳喬,希望立刻成爲相關藥物試驗的志願者。

不過,這些靶向化合物距離推向臨床還有一段距離要走。目前,吳喬正在做這件艱難任務:把化合物從實驗室朝臨床藥物轉化推進,即把論文中的理論成果變爲實實在在的臨床前的先導化合物。

【名詞】

謎一樣的Nur77

核受體Nur77是體內的一種蛋白,充滿謎團。

Nur77在多種疾病的發生發展過程中扮演著衛士與殺手的雙重角色,弄清Nur77的機制,找到它的配體,就可以找到破解致命疾病例如黑色素瘤、乳腺癌等的死穴。但人類至今仍然沒有找到它的體內配體,有學術界權威甚至撰文斷定它沒有配體。

不過,吳喬和她的團隊篩選出了Nur77第一個體外配體,並進一步證實了該配體可以抑制腫瘤生長和調控血糖。

【佘峥說事】

科學的本質是“美”

吳喬身材挺拔,大眼睛,她的紅色口紅很奪目,和白皙皮膚形成對比。采訪中,她很坦然地說:“防曬霜肯定要塗,我今天抹了粉底。”

在談及孤獨的“Nur77”之前,她與記者先討論了化妝品,她介紹自己用的精華素和面霜,她還強調,自己一周要敷兩次面膜。

吳喬是被她當服裝設計師的表妹影響,走上愛美之路,曾經她媽媽“抱怨”:爲什麽整天要學那些?她爸爸更是調侃地說:“我從來沒有抹啥,皮膚也不差,臉上也沒有黑斑。”吳喬的爸爸吳宣恭年輕時被人稱爲廈大的孫道臨,如今90歲,仍然玉樹臨風。

吳喬說,其實抹臉、擦口紅、敷面膜花不了多長時間,這也是對緊張科研工作的一種調劑,還能增加自信。

吳喬認爲,對美的追求對科學是有幫助的。她的學生說,提交給老師的實驗報告、論文,在尊重實驗結果的基礎上,老師還要看美不美:圖片是否清晰,怎麽擺放,標注是否正確。

在廈大生命科學學院,吳喬是“美”的把關者:學院對外參加各種科研基金答辯的報告等材料,都要經過她這關。

吳喬說,科學的本質就是美的。她甚至說,與“Nur77”相關的科學實驗照片也都很美,普通人看到實驗小鼠如預期長出腫瘤或發生炎症,可能會覺得可怕,但她卻能感受到實驗設想被證實的喜悅和科學真理之中蘊藏的美感。

責任編輯:李伊琳,賴旭華